陈盼盼

画画设计狗

杂记

别闹了,我不会走一步,你也不会走一步。


杂记

我从前去工作室或者回宿舍从来不带钥匙,因为以前我去工作室都会有人,我回宿舍都会有人,不一定都在等,但是都在。

傍晚的太阳是金黄的

渡人不如自渡

你可知这百年,爱人只能陪半途
你可知这百年爱人,只能陪半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抄日记

奥林巴斯的色调本身就像老电影一样的浓郁,不需要过多的修饰,每一帧画面都是统一而又美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