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盼盼

画画设计狗

人不过 三餐茶饭 四季衣裳

2018和2019的夏天 我都不是很喜欢 18年武汉窒息的热,我送走了我的二伯父,我二伯父一辈子教书育人,为人和善,去世后一天是他生辰,死于肺癌晚期,享年60岁。19年,除了家乡,全国都在下雨,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送走了我的大伯父,我大伯父一生温柔,享年70岁。

我父亲唯有这两个哥哥,我们陈家的男人都是温柔的人,一辈子都是与人为善。

20190704我为了找家打印店走了两三公里,手机极其不靠谱,眼看眼泪就要落下来,又急又燥。回家是下午六点多,给妈妈发了视频,我的小侄子也在,带了孝,我心里咯噔一声,心道,完了。

刚到杭州,我妈催我给他打个电话,我心里极其害怕,果然,发了视频,他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了,说话也费劲。还是笑嘻嘻问我今年是不是没有吃杏,说给我藏起来晒干,等我回来吃。我对二伯父的记忆是,在他家门口,他笑着给我塞钱说,自己买喜欢的东西。我知道人都会走,但我亲爱的你们,没有人看着我成家了。

我深知没有人比你们更爱我

爸爸会关心武汉的天气

武汉刚开了飞临汾的飞机,大伯父心心念念说我可以回家快一点了,二伯父每次没进房间就在门口开始喊我的名字…我就算23岁,在他们心里,我也永远是个孩子。怎么会有人不要任何理由的爱你呢,除了他们,我的爸爸们。

我不是个黏人的孩子,我对自己的家乡没有那么留恋,我想做个独立的人,独立的自己。可是我真的没有见到他们,二伯母说,她这一年都没有梦到过我二伯父,我有一天晚上梦到他,他跟我记忆里一模一样。我有时候不敢回头,我怕我回头什么都没有。

我很难过,没有认真说再见。


夏天于我而言是恍惚的。

杂记

自始至终,我们都是一个人慢慢学会所有的事情,崩溃的时候,总会说下一秒就好了。


杂记

这条路上会有风沙,有岔路,更有人性无可抵挡的自卑与骄傲。


4.27

我愿意去试试,已经是我最大的努力了。我是看的很清楚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没什么值得抱歉的。也不知道。反正人来了会走,走了又会有新人来。


我无法阻碍时间的前行,但我害怕失去


杂记

跟朋友聊天,说她爸妈想离婚,她非常支持,我也支持。现在最害怕就是他们说为了你我才和你爸凑合过,人如果把所有的希望与依托都寄托在别人身上,真是件太可怕的事情了。

不是因为我妈妈不好,我才不想当妈妈,而是因为我妈妈太好了,所以我成为不了妈妈。


慢慢走,别回头。